主要聯繫

市場推廣及傳訊部主管
電話: +852 2846 7460

 

市場推廣及傳訊部公關經理
電話: +852 2846 7175

拜訪我們

Hong Kong

Knight Frank
4/F Shui On Centre
6-8 Harbour Road
Wanchai
Hong Kong
Hong Kong
電話:+852 2840 1177
傳真:+ 852 2840 0600
info@hk.knightfrank.com

其他鄰近辦事處:


萊坊香港的最新消息

中國對外房地產投資 - 挑戰中,尋機遇

2018年10月15日

萊坊第四次推出中國對外房地產投資報告,主題為《挑戰中,尋機遇》。中國去年對境外房地產投資的資本政策進行全面調整,其相關影響仍持續。2017年,中國投資者(包括資金來自內地的駐港投資者)在全球房地產市場投資近440 億美元,按年增長11.7%。這主要是由於中國主權財富基金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CIC)收購大型物流組合,然而今年市場對中國投資者來說喜憂參半。


中國對外投資 – 主要市場概況:
 
與過往數年一樣,中國資本的投資目的地主要集中在英國、美國、澳洲和香港。受中國資本外流控制影響,中國投資到這些市場的總額達268.5億美元,按年下跌8.4%。
 
美國:
2017年,美國市場吸引59.9億美元的中國投資,按年下跌超過60%,這不僅是近幾年來投資額首次下跌,也令美國在各重要市場中表現最差。
 
美國所有主要投資中心均受到了中國資本外流的控制政策影響,中國投資者在紐約的投資額下跌近三分之二,而在美國其他地方的投資則下跌約60%。
 
今年至今,中國在美國的投資額與2017年相若,但其在紐約的投資活動卻十分少。儘管中國在美國的投資活動放緩,但今年上半年海外投資者在美國的整體投資總額按年上升22%。除加拿大和歐洲買家外,亞洲投資者如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和豐樹,也在過去12個月內進行了重大收購。
 
澳洲:
2017年中國投資者在澳洲的投資總額達26億美元,投資額繼三年獲雙位數增長後,錄得超過50%的按年跌幅。
 
2018年至今,中國在澳洲的投資量似乎不錯,跟2017年相若,主要是由於玉湖集團收購萬達在黃金海岸和悉尼的發展用地和物業,將成交量推高。然而,這些交易實際上是中國投資者之間的資產轉手。
 
過去兩年,中國內地投資在悉尼和墨爾本寫字樓的總額大幅下跌,令中國投資者在跨境投資中所佔的市場份額明顯收窄,這給香港投資者帶來機會。今年迄今為止,香港投資者佔悉尼和墨爾本寫字樓市場跨境投資的25%,比2016年佔4%大幅上升。
 
然而,對於追求長期增長的內地發展商,澳洲的投資前景樂觀。大量來自內地的年輕留學生令澳洲人口不斷上升,確保長期穩定的房屋需求。
 
英國:
在2014至2016年間,中國投資者在英國的投資逐漸下跌,而2017年英國進行脫歐公投,隨後英鎊出現貶值,中國投資者抓住機會在英國收購優質商業地產項目,中國投資者的投資投資額隨之大幅反彈,在2017年按年大幅上升四倍至96.9億美元。
 
2017年,內地和香港買家佔倫敦市中心的跨境寫字樓投資的39%。  
 
今年中國投資者在英國沒有2017年類似規模的大型交易,投資額似乎有所回落,但仍與2016年的水平相若。其中一個因素是英國市場的主要部分,例如倫敦市中心寫字樓,吸引了不少香港和其他亞洲投資者,填補了中國內地投資者留下的投資空間。
 
香港:
內地資本控制鞏固了香港作為門戶城市和主要市場的地位。2017年,香港是內地第二大投資市場,投資金額創新高,達85.7億美元,按年上升61%。
 
在香港,我們看到於其他地方出現的投資者地位重整。例如,有部分由內地發展商收購的大型發展用地,今年已轉售給香港發展商。今年,香港只有一幅發展用地由內地發展商投得。
 
我們現在看到不少駐港的內地公司與香港本地投資者建立的合作關係。
 
展望及總結:
 
萊坊大中華區研究及諮詢部主管紀言迅先生認為,2017年已經看到資本外流控制對主要市場的不利影響。如果沒有中投公司龐大的交易,中國資本外流實際上會按年下降25.3%。2018年目前為止,我們看到投資量全面下滑。在未來12個月,中國內地很可能會繼續限制資本外流,結束當前大量收購的周期。中美貿易戰、英國脫歐談判進程以及美國聯儲局牽頭的加息,都存在著不確定性。然而,我們相信有經驗和成熟的中國投資者,例如主權財富基金和有海外融資能力的發展商將會繼續在主要市場投資。
 
萊坊大中華區執行董事及商業物業代理部主管夏博安先生(Paul Hart)補充,從中國投資者角度而言,倫敦和香港仍然是值得關注的主要投資目的地。相反,中國投資者明年在美國和澳洲的投資總額將會回落。中國投資者在多個主要門戶城市的投資都有減少,包括倫敦市中心,令香港投資者能抓緊機會完成大額收購。一系列倫敦市中心辦公室和發展用地的收購活動證明了這一點。其他亞洲投資者,如韓國、日本和新加坡的基金,也在爭奪這些投資機會。